一、疼痛是一種生存保護機制,目的在於保護身體

疼痛是一種主觀不愉快的經驗,

驅使你做出一些對應行為,

目的在於保護大腦認為身體受到威脅的部位。

所以如果你感受到疼痛,

代表你的大腦認為身體某部分的組織受到重大威脅

需要做一些處理,

這樣的機制對於保護身體遠離損傷可說是非常重要,

如果失去了這樣的能力,

不論受多大的傷害都不會感到疼痛,那麼通常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疼痛也可說是身體的警報系統,會響很正常,

但如果明明已經沒事了還一直響那就會很煩人了。

二、疼痛是大腦的輸出,而不是身體組織的輸入

當身體組織受損的時候,

末梢神經會發送訊號通知大腦這邊有夥伴受傷了(HELP

而由大腦來決定這樣的訊號要如何解讀並影響行為,

最常見的就是當你想要再去活動受傷部位時會感到疼痛,

而驅使你做出相對保護的行為,

避免傷害擴大爭取時間進行復原

因此同樣的組織受到同等程度的傷害,

經由兩個不同大腦的解讀,會得到完全不同的結果,

這其實很容易理解,

你用同樣的力道去打兩個朋友,

肯定會得到不同的疼痛指數,以及不同的回應。

由此可知疼痛是非常個人主觀的感覺,受很多不同因素影響,

包含當下的情緒、過往的經驗、關注的程度,

甚至一些社會因子包含經濟狀況、受教育程度、個人信仰等等。

三、身體組織物理性的受損並不等同於疼痛,反之亦然

一般我們能夠理解的狀況有兩種,

身體受傷產生疼痛,另一是身體沒事感覺良好

但其實還有兩種可能,

身體受傷但感覺不痛身體沒事卻感覺疼痛

這我有親身體驗,

有一次雙手抱著一箱垃圾下樓梯時,

一個不小心腳底打滑整個人跌坐在樓梯上,向下滑了好幾階,

由於是背側著地幸好當時背的是後背包,

因此下背跟屁股並沒有受到太多衝擊,

只有右手肘在落地時撐了一下,

起身快速檢查完身體後,只感覺右手肘有些微隱隱作痛,

但活動並沒有受到影響,

我想應該沒啥大礙趕緊把箱子撿起來繼續拿到一樓丟棄,

完了後不過兩分鐘突然感覺右手肘濕濕熱熱的,

下意識伸手一摸,

不得了滿手是血啊,

原來濕熱流出的是我的血液,

可是有趣地是雖然我主觀意識感覺可能傷得不輕,

卻未感受到巨大的疼痛,只是右手我就不敢亂動了,

一直到回家老婆幫我清洗傷口才真正感受到疼痛,

後來確認是個直徑約一公分深度約零點三公分的小傷口,

在每次換藥的時候都感覺很痛,

經過一個月後傷口已完全癒合,

手肘的功能也一直未受影響,這時身體組織已經好了,

可是每當我想利用手肘去做一些幫病人按壓的動作時,

還是會感到疼痛,直到再過了一個月才逐漸好轉。

比較極端的例子包含了軍人在戰場上中了數槍,卻還能繼續戰鬥,

因為疼痛是一種生存保護機制,

當你的生命受到重大威脅,疼痛對你來說毫無用處還可能阻礙生存時,

大腦就會暫時先忽略它,直到處理完眼前的危急狀況,

同樣的例子也發生在運動的時候,

在運動當下很多疼痛都可以被忽略,

直到事後處於休息的狀態時才開始感受到是同一個道理。

四、大腦經常處於認為身體有危險的狀態,就算其實沒有

身體被截肢的人,

有時仍會感受到被截斷肢體的感覺與疼痛,

又稱為幻肢痛。

這也再度印證疼痛的產生來自於大腦而非肢體,

即使肢體已經不在了但感覺還在。

五、疼痛會滋養疼痛

當你經常處於疼痛的狀態,

這樣的神經路徑傳導也會被活化,

導致只要接受到更輕微的訊號大腦都會將之轉換成疼痛的感覺,

有點類似我們經常做的動作,越熟練之後就越容易做到

因為相同的神經路徑不斷地被刺激,大腦會強化這樣的傳導,

讓我們培養出習慣與相對應的反應模式。

六、除了組織受傷,還有其他刺激因子會與疼痛連結

比較有名的例子是『條件反射』,

動物實驗證明當受到特定環境因子刺激時,

只要持續的時間夠長,就會逐漸形成新的神經反應迴路,

之後只要刺激一出現即可立刻引發反應,

最有名的實驗就是讓狗在吃飯時搖鈴,

時間久了以後,狗只要一聽到鈴聲就會分泌唾液,

因為吃飯與鈴聲已經產生連結。

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疼痛上面,

當你在有壓力的情境下例如坐在電腦前辦公或是重複搬動重物,

結果發生背痛後,大腦會將工作與疼痛產生連結,

此後甚至有時只是在洗澡時想著工作的事,都可能引發疼痛。

另外情緒跟憂鬱會大幅降低疼痛的閾值,

所以在心情不佳時通常會感覺加倍痛苦,

舉個簡單例子,

當你開心出國度假時,平時的肩頸痠痛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一回去工作就又開始痛了,

不覺得很有趣嗎

(出國玩之後痛痛都飛走了,煩惱也忘光光了)


七、中樞神經系統會調節刺激的敏感度對於疼痛的影響

大腦實際上可以調控對於外界刺激的反應,

像前面提到過的當生命遭受巨大威脅時,疼痛的傳導是可以完全中斷的。

所以當組織受傷的時候,大腦會調高該部位的敏感度以保護該區域的組織,

隨著組織癒合後,本應調回正常的部位有時會維持在受傷時的敏感度,

造成只受到非常輕微的刺激卻可能引發巨大的疼痛,

但那樣的刺激我們都知道是不會造成組織受傷的。

常見的例子有背痛經驗的患者,

會因為一些只是彎腰拿物品的輕鬆動作,導致劇烈背痛的發生,

我的親身經驗也是,

當手肘的傷好了以後,敏感度卻沒有調降,

只是很輕微的壓力都會引發疼痛,

處理方式就是持續給予適當的刺激(你沒有聽錯!)

在可以接受的疼痛範圍內正常使用,

隨著時間過去大腦經過一再確認後,

相信組織已經痊癒疼痛也自然消失(Magic~)

結論:

只要你的身體沒有先天基因缺陷異常的情況,

那麼身體自癒能力就好像我們天生的魔法,強度遠超過你的想像,

你想想連骨頭斷掉都可以癒合了,那麼有什麼傷是好不了的呢?

組織癒合很容易,但要讓大腦相信卻相對困難,

需要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驗證身體能做到各種動作而不會有傷害,

大腦才會放下戒心調降敏感度,

因此你需要的往往只是適當地活動身體,

人體的適應力與可塑性非常的強大,

但是大腦就好像古板的父母想給予過多的保護,

過猶不及便是此意。
 

 


參考來源:

https://www.bettermovement.org/blog/2010/seven-things-you-should-know-about-pain-science

 

圖片來源:

http://chuansong.me/n/2669669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904/17/35774704_588365478.shtml

http://www.aoweibang.com/view/32248872/

https://wall.alphacoders.com/by_sub_category.php?id=238809

, ,
創作者介紹

強物理治療所

強物理治療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