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完球星接著我們將焦點轉移至『地獄倒霉鬼』Steve Kerr的雙刀背,雙刀背是我給他起的暱稱,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他的背經歷了兩次手術。要追朔Kerr背痛的問題,時間點要回到2015球隊獲得第一座總冠軍那年,在當年總冠軍戰的第五戰時期,他一個move不小心扭傷了背,雖然有些不舒服但他也不以為意,在慶祝總冠軍遊行結束後,還去打了沙灘排球跟高爾夫球!!!結果背開始越來越痛,後來症狀嚴重到從飯店房間走到停車場都無法一次到位,步行距離已經無法超過二十碼,途中一定要找個椅子坐下來休息,醫生告訴他『椎間盤破裂』的診斷結果。

 

『在症狀如此嚴重的當下,他沒有其他選擇了。』

Kerr的太太Margot轉述,於是Kerr在2015年7月接受了第一次背部脊椎手術。但很不幸地是在手術的過程中,Kerr的硬腦(脊)膜疑似被不小心破壞,導致手術結束後出現了新的症狀『腦脊髓液外漏症候群』(CFL, Cerebrospinal fluid leak)。腦脊髓液的生理功能是保護腦部及脊椎,防止受到過大的震盪與外力的衝擊,一旦外漏會導致脊椎神經與大腦壓力失衡,進而產生劇烈頭痛與噁心嘔吐等症狀。舊的問題才被解決卻意外衍生出新的問題,而新的症狀讓Kerr感覺整個人很虛弱、疲倦、頭暈,因而無法執行總教練的工作,最後在同年9月接受了第二次脊椎手術。其實如果能在第一次手術中就發現硬腦膜破損,外科醫生是可以立即進行修補,再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沒有當場發現損傷,也是有很大機會可以透過人體自癒能力自行修復,但在Kerr的case這兩件事都沒發生(最衰的那種),這也導致Kerr在2015~2016球季剛開始的時候,缺陣了很長一段時間,經過數個月的復健之後才能以重返球場。


更不幸的是根據媒體最新的消息,Kerr的身體又開始不舒服,而困擾著他的症狀依舊是CFL造成的嚴重頭痛及其他併發症。目前正進行中的2017季後賽,從第一輪的Game4開始,都是由代理總教練來帶領勇士隊,而Kerr也宣布將無限期缺陣。如此長期痛苦的經歷與磨難,讓Kerr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的採訪時,對於有背痛問題的病友提出以下忠告: 

『"I can tell you if you're listening out there, stay away from back surgery", Kerr said." I can say that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Rehab, rehab, rehab. Don't let anyone get in there.”』

(在2017/05/07Kerr接受了第三次背部手術,暱稱該從雙刀背改為三刀流!!)

 


根據Kerr倒楣的故事與我的臨床經驗提供幾個方向進行思考:

  1. 發生下背痛的第一時間請正視問題並尋求協助:
    在Kerr的故事裡,症狀剛發生時並沒有被妥善處理,Kerr本身有些大意輕忽了疼痛的警訊,還跑去從事了高強度的運動,導致椎間盤破損的嚴重情形,如果能在剛開始時就接受物理治療的介入,也許後續就能避免手術的連鎖效應,當然也許只是也許,時光無法逆流,只是可以給我們一個借鏡警惕自己。另外必須強調Kerr的案例是很少數的個案,並非所有接受背部手術的患者都會出現CFL症候群,只能說是萬中選一的地獄倒霉鬼。
     
  2. 一個move突然發生的下背痛,經過妥善處理(甚至不處理!!)大多能在三個月內痊癒
    一個簡單動作非巨大外力造成的下背痛,通常有高達九成以上的痊癒機會,只需要接受簡易的徒手治療與適當強度的肌力運動訓練,配合正確的衛教與在家自我訓練的方法指導,早日恢復日常生活與工作活動,都能有效縮短疼痛困擾的時間。
  3. 如果痛到連二十公尺都走不完了,是否就只剩開刀的選擇?!:
    這邊提供我自身的臨床案例來思考,在我剛開業的時候接的第一位個案,就跟Kerr的症狀很相似,年紀六十出頭,是一位高階主管,原本的症狀是右邊的坐骨神經痛,經過三個月復健後右邊好了,症狀卻換到左邊,而且步行距離越來越短,在找我治療之前光是從家門口走到巷口都很吃力,左邊臀部跟小腿會痛到接近軟腳的狀態,需要立刻找地方坐下來休息,坐著休息可以紓緩症狀,但一開始走路又不行,醫生經過核磁共振檢查認為是脊椎嚴重退化造成的椎間狹窄,神經受到擠壓產生的神經傳導痛,建議需要進行手術,如果不想手術就開藥吃,等需要手術時再去找醫生。在試過其他治療方式皆無法改善的情況之下,個案將我視為最後希望,經過我的評估後發現個案的臨床症狀比較符合『梨狀肌症候群』的表徵,經過「長期運動治療」後,疼痛獲得大幅的改善,行走距離也能夠拉長許多,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因此他的問題要處理起來也非簡單數次可以解決。

  4.  什麼樣的背痛才需要手術的介入:
    以物理治療的角度思考,我會認為除非你今天經過巨大外力衝擊造成脊椎骨折,而且人已經在急診室,此外的其他情況都應該將手術作為最後選擇。人體具有「非常強大的適應性」,即使脊椎空間已經很狹窄,或是X光看上去一堆骨刺,甚至椎間盤突出到一個不行,都有可能一點疼痛感覺也沒有,原因是人的身體是生命體,每一個單獨個體都像一個獨立生態系,可以隨時依據不同情況去做調整,人跟機器本質上就有非常大的不同,但我們總是很容易以機器的道理來類比身體,好像認為零件有問題就無法正常運作了,這根本是拿張飛打岳飛。因此不應單就醫學影像檢查的結果來斷定症狀的原因,除非你是急性的受傷,長期慢性導致的問題應該以實際功能測試為主要參考依據,也就是你能做哪些動作,哪些才會造成疼痛,再根據動作分析來尋找問題的可能來源,搭配醫學影像輔助診斷才有意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強物理治療所

強物理治療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